悉尼奥运会竞走冠军王丽萍,退役后在北体大竞技体校任竞走教练。

  编者按 运动员是我国体育事业特别是竞技体育事业发展最重要的人才群体,是社会、政府、家庭和个人多方投入培养的不可多得的专门人才。2015年,是国办转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5周年。党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视运动员保障工作,2012年7月,国务院召开全国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国务委员刘延东强调,要进一步完善运动员职业转换社会扶持体系,促进运动员实现更高质量就业。

  国办转发《指导意见》5年来,各级政府部门通过制定政策、完善机制,丰富工作思路、创新工作方式,不断加强和改进运动员保障工作,提高保障水平,为运动员搭建更加广阔的人生舞台,充分体现了运动员这一特殊人才群体的社会价值,体现了中国政府对体育工作的高度重视,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运动员的殷切关怀。在国办转发《指导意见》5周年之际,运动员职业发展和保障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和成果,本期《体育人才》就此进行全面回顾。

  完善政策体系 为运动员提供制度保障

  2010年3月,国办转发《指导意见》是我国运动员保障体系中除《体育法》外层级最高的政策性文件,标志着运动员保障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指导意见》强调要以人为本,通过加强运动员保障工作,帮助运动员实现长远利益和全面发展,赢得社会认可和尊重;发挥退役运动员的体育特长,深度开发运动员的潜能,为其提供干事创业的舞台。

  2012年7月,国务委员刘延东在全国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会议上指出,体育事业的繁荣发展,不仅仅表现为竞技赛场上取得优胜,还应体现在竞技体育的主体——运动员的身心得到健康发展、权益得到系统保障、价值得以充分实现、人生幸福平安,体现在体育事业的成就与广大运动员个人的全面发展相辅相成。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财政部、人社部、中央编办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深入贯彻落实〈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的通知》。《通知》对运动员保障体系进行了丰富和完善,要求进一步加强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在强化运动员社会保障待遇,特别是推进运动员加入工伤保险工作和帮助运动员担任体育教师等政策措施方面提出新的要求。

  为适应现代竞技体育发展和运动员全面发展的需要,探索和创新转变现代竞技体育发展方式,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职业辅导工作的意见》,启动运动员职业辅导体系建设。运动员职业辅导成为运动队训练管理的组成部分、运动员文化教育的有益补充、运动队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载体、运动员成功实现职业转换的关键因素。

  2014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有关工作,国办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体育产业的发展必然给退役运动员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提高他们的就业质量。与此相适应,国家体育总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强调体育系统要拓宽退役运动员就业渠道、改进安置方式,做好职业转换过渡期运动员职业辅导和就业服务等工作,履行体育部门的责任和义务。突出强调了扩大体育领域吸纳运动员就业规模和鼓励运动员从事学校体育工作两个重点思路。

  营造良好环境 设立运动员保障机构

  2010年,国家体育总局在人事部门设立运动员保障机构,以“指导运动员保障体系建设,协调运动员社会保障工作”为主要工作内容。5年来,已有近三分之一的省、区、市体育局设立了体育人才开发(服务)中心,山西省专门成立体育人才职业转换中心,黑龙江体育局成立运动员人事保障中心;绝大部分体育局设立了体育行业职业技能鉴定站,为做好运动员保障工作提供组织保障,成为服务运动员职业发展的窗口和纽带。

  2011年、2014年国家体育总局先后于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和体育文化、体育、旅游博览会期间,组织开展专题展览、展示和研讨活动,面向社会宣传运动员群体,展示运动员职业技能和职业发展风貌。2015年,国家体育总局创设中国运动员职业发展专题网站,同步开通微信平台。

  在国办《指导意见》印发5周年之际,运动员职业发展和保障工作迎来新的春天。

  制定配套实施细则 解除运动员后顾之忧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发展,竞技体育人才培养模式也在不断调整和完善,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从计划经济时代的统分统包,开始向组织安置与自主择业相结合的方式转变。近5年来,各地根据地方特点,制定了与国家制度相配套的实施细则,在运动员保障长效机制方面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探索和创新。

  完善聘用程序 规范社保内容

  完善聘用管理程序,依法保障运动员基本权益。在国家体育总局与原人事部制定的《关于体育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的指导意见》和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公安部、财政部、原人事部、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共同制定的《运动员聘用暂行办法》基础上,各省就运动员的试训、招聘、在训、停训以及退役等运动生涯的各个环节制定配套规定,规范了运动员招聘、培养和退役工作。北京、辽宁、黑龙江、山东、浙江、四川等省市还配套出台了运动员试训和正式聘用合同文本,规范运动员和体育部门的权利和义务。

  规范运动员社会保险内容,进一步强化运动员伤病医疗保障等待遇的落实。截至去年11月底,全国所有正式运动员已经全部纳入工伤保险覆盖范围。将在编运动员纳入了医疗保险统筹范围的有23个省、区、市,纳入失业保险统筹范围的有20个,纳入养老保险统筹范围的有13个,还有11个省、区、市将运动员纳入了生育保险统筹范围。江苏、浙江、湖南、甘肃等省还为运动员购买商业保险。

  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自2000年开始推行的以互助互济、不以盈利为目的、为运动员排忧解难为基本原则的优秀运动员伤残互助保险制度已经覆盖全国,解决了运动员保障的一些特殊问题。

  解决特殊困难 开展职业培训

  帮助运动员解决伤病治疗和生活中的特殊困难。2003年以来,总局先后委托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具体实施老运动员、老教练员关怀基金和医疗照顾等项目,还针对运动员重大伤残医疗和特殊生活困难实施了救助。近5年来,各地积极争取建立和完善本区域特殊关怀措施,内蒙古、河北、辽宁、湖北、江苏、四川、广东、新疆、福建等很多省区市都建立了本地区的特殊关怀项目。黑龙江、安徽、海南等省市设立了本区域内的伤残补助项目;河北、安徽、海南等5省市设立了生活困难补助项目。

  重视运动员文化教育、技能培训,开展运动员职业辅导工作,提高其综合素质和职业发展能力。国家高度重视运动员人才培养,为引导运动员参加文化学习和各类职业培训,在行业开展运动员奖助学金制度基础上,国家实行了运动员教育资助制度,所有接受高等教育的运动员都可以获得学费的资助。在此基础上,河北、黑龙江、浙江等11个省、区、市还设立了本区域内的教育资助项目。

  运动员职业辅导工作是运动员保障体系建设中的亮点。总局通过举办职业转型培训班,向转型为教练员、健身指导员、游泳救生员、运动康复师、体育经纪人等职业类型的退役运动员提供适应性培训。同时,通过政策引导、工作试点、资金扶持等方式引导全国各地体育部门面向运动员开展各类职业辅导工作,将现代人力资源开发理念和手段引入到运动员培养和就业安置工作中。上海市体育局推行运动员职业发展项目,从运动员入队起即提供职业生涯规划服务和指导,全面提升运动员运动生涯发展水平,为退役后的职业转型奠定基础;河北省体育局开始面向在役运动员提供体育职业技能培训,充实运动员本项目发展的基础能力,拓展运动员的综合技能。

  畅通就业渠道 加强就业服务

  畅通就业渠道,进一步探索市场经济条件下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新途径。近年来,全国各地进一步落实《运动员聘用暂行办法》,设立了专门机构,开展面向运动员职业转换过渡期培训项目,为运动员提供技能培训、就业指导等各项服务。江苏体育局开展了个体和团体职业素质测评,方便运动员有针对性地选择和参与职业辅导。

  自2008年开始,甘肃体育局利用甘肃省创设5.5万名公益岗位实施“扶持大学生基层就业工程”的机会,安置了300多名退役运动员赴基层担任体育教师和体育教练员;河北、江苏等体育局积极与教育部门协商,争取运动员获取教师资格证书等优惠政策,充分体现了对运动员群体特殊技能的社会认可。山东、福建等省市体育局从彩票公益金中单独列支经费,对于接收运动员从事学校体育工作的单位予以器材或经费资助。

  加强就业服务,进一步提高退役运动员职业转换质量。近年来,体育系统不断创新就业服务模式,完善服务措施,加强和改进了运动员就业服务。国家体育总局面向全国体育系统建立了运动员职业指导师队伍,培养了一批具有专业素养的职业指导人员为运动员提供专业咨询和生涯规划指导。还在江苏、河北、黑龙江、广东等省市体育局创建了多个运动员职业指导工作室。为建立健全退役运动员就业信息服务平台,总局还创建了体育职业信息网。从2010年起,总局开展退役运动员创业扶持试点工作,引导广大退役运动员利用自身体育技能创业,为社会提供专业化服务。湖北、安徽、四川、广东、江苏等省体育局通过联合省内各类高校、企业等形式为运动员提供创业培训,搭建就业创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