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关于驿站
首页 >> 研究成果 -> 正文

英美两国职业联盟球员自我保障情况介绍

0

  英美两国职业联盟球员自我保障情况介绍

  一、英国职业体育管理体制及运行机制

  二、英国足球职业球员自我保障途径

  三、美国职业体育管理体制及运行机制

  四、美国足球职业球员自我保障途径

  五、职业球员自我保障的必要性

  一、英国的职业体育管理体制及运行机制

  在英国,以足球、板球、橄榄球项目为代表的职业体育蓬勃发展,反映了英国在推动全民体育和精英体育基础上在体育产业领域的生动实践。

  1、职业联盟在职业体育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具有民间自发的特点和权威性色彩,成为国家级项目协会的重要支撑力量

  在英国,政府的鼓励和扶持政策极大地促进了体育俱乐部的发展,数量庞大的俱乐部要获得持续发展,必须结成一定的利益共同体,这就产生了体育联盟。在英国职业体育领域,职业体育联盟组织因其具有的代表俱乐部的利益、协调各方经营行为、制定与俱乐部相关的项目管理规范标准等职能,成为职业体育组织的最高权力机构。虽然是民间自发结盟,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层级划分,有的联盟组织甚至具有了代表国家单项协会的身份。

  英格兰足球协会就是一个从俱乐部之间联合组建直至发展为足球领域最高体育组织的典型代表。英格兰足球总会(Football Association,以下简称“英足总”)成立于1863年,是全世界成立最早的足球协会。在英格兰足球协会指导下,英国出现了各类型足球联盟组织。在英足总之后,英国其他三个联邦也相继成立了独立的足球协会,并获得了国际足联的认可。类似于中国的体育法所规定的,英国的法律中也有各运动项目协会中只有一个可以对外代表国家的内容。但由于英格兰足球协会无可争议的权威性和足球训练水平,往往代表英国参加世界杯和奥运会比赛的就是英格兰足球队。

  2、以英国职业球员联盟为例,发展职业体育过程中职业运动员联盟组织应运而生,维护和保障职业运动员权益

  在职业体育发展过程中,各类自发性利益集团的结盟是必然的。而英国职业球员联盟以其维护和保障职业足球运动员权益的专业化而闻名世界。英国的职业球员联盟成立于1907年,是当时的足球联盟自发成立的工会组织,在长期的发展中,已经成为得到政府、英足总、英超联盟等共同承认的英国足球行业最有权威的行业协会组织。当前,英国职业球员联盟共有会员5.4万人,其中4000名为现役球员,基本实现了职业球员100%入会。英国职业球员联盟的经费全部来源于市场(超级联赛电视转播费用为主,球员会费为辅),其所开展的面向职业运动员的保障项目,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工会组织代表会员进行薪酬集体协议、处理劳资纠纷等内容,主要体现在球员教育、资助贫困和事故保险等三个领域。

  据英国职业球员联盟统计,85%左右参加职业足球培训的选手都不能进入职业比赛,而每年大约600名正在参加职业比赛的球员也面临着被解约后不能顺利转会的风险。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运动员由于伤病等原因不得不终止职业生涯(每年50名左右)。因此,职业球员联盟通过与大学、职业院校合作等方式,为运动员参加再培训和再教育提供帮助。大学教育可以通过远程、网络等形式灵活实现,活跃在俱乐部的50名职业顾问也通过各种形式帮助运动员获得学位或技能证书认证。这些教育支持项目不仅仅面对在役的球员,5万名退役球员随时可以向职业球员联盟申请再次享受这个帮助。

  在职业生涯或退役后,职业球员难免出现因伤病或其他问题而导致的特殊困难。职业球员联盟建立了一项专门资助特困球员的慈善基金,主要用于帮助运动员偿还贷款、债务等;同时,职业球员联盟对于俱乐部也提供贷款,用于保证及时向职业球员发放劳动报酬,俱乐部可以通过电视转播费用偿还。

  在运动员伤病保险方面,职业球员除了享受英国社会保险和补充性商业保险待遇,还可以通过职业球员联盟建立的事故保险金获得补偿金、康复理疗费用、器具费用。对于年长或者球队降级的运动员,还可以获得手术费用资助。此外,职业球员联盟还通过与医疗机构合作建立了“绿色通道”,使得运动员享受公共医疗基础上,获得不同于普通民众的优先机会及时救治伤病。

  二、英国足球职业球员自我保障途径

  英国足球职业球员自我保障途径主要通过球员工会来完成的。

  1、英国职业足球球员工会的发展

  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发展至今,大致经历了艰难创立时期、抗争维权时期、内部建设时期3个主要阶段。

  第1阶段:艰难创立时期(1897—1909年)。

  1897年,英国曼联队球员合力组建了历史上第一个运动员工会,后因无法得到英足总的合法承认而在4年后被迫解散。1907年12月,威尔士球星比利•梅瑞狄斯(Billy Meredith)在曼彻斯特城的帝国大酒店倡议重建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组织,并成立了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PFA)。然而,成立不久的PFA随即遭到了英足总和俱乐部的全面打压。一方面英足总拒绝承认PFA的合法地位,另一方面,所有俱乐部公开警告所属球员远离PFA,否则将会面临严厉的禁赛处罚。对此,PFA领导全体球员展开坚决回击。他们在1909年赛季的首场比赛中举行联盟大罢工,直至英足总和俱乐部正式承认PFA的合法地位。这次斗争胜利为PFA依法维权打下了坚实的法律基础,具有里程碑式的历史意义。

  第2阶段:抗争维权时期(1910—1978年)。

  尽管PFA获得行业合法承认,但工会维权任重道远。为了改变诸多不合理的球员限制政策,争取球员劳动权益,PFA领导全体球员与英足总、俱乐部展开了长期复杂的维权斗争。他们先后通过集体协商、司法诉讼以及集体罢工等维权途径,废除了标准偏低的最高工资限制,修改了限制球员自由流动的转会制度。特别是在1978年,PFA最终促成英足总同意引入球员自由转会合同,放开引进海外球员禁令。这标志着英国彻底实现了足球运动员的国内自由转会。这一时期, PFA通过一系列影响巨大的维权斗争,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奠定了无可取代的行业地位。

  第3阶段:内部建设时期(1979年至今)。

  PFA在争取球员劳动权益的同时,也很重视工会内部的球员援助服务。PFA希望通过健全完善工会援助服务体系,实现对于球员的职业援助和工会保障。为此,PFA从1979年开始,先后成立了球员继续教育和职业培训学会、启动了俱乐部资助现金福利计划、引入了球员标准合同与施行规则、制定了青少年球员培训资助方案、设立了球员供款养老金计划、创建了金融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规定了电视转播收入分成资助方案等项目计划,目前已经初步形成了内外结合、组织完善的工会援助服务机制。

  2、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的地位及宗旨

  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FA)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知名度最高的职业运动员工会,也是英国法律、政府机构以及行业组织唯一承认的职业足球运动员集体维权代表。在英国, 99%以上的职业球员和职业联盟的实习球员都是PFA的自然会员。他们充分信赖自己的工会组织,集体授权PFA代表球员利益与英足总、俱乐部联盟进行行业集体谈判,坚定维护PFA的所有决定和措施。由此也铸就了PFA无可动摇的行业垄断地位。PFA坚持以“为球员权益服务”为工会宗旨成立之初,PFA主要通过集体谈判,保障、改善、协商所有职业球员的工作条件、劳动权利及谈判地位。随着英国社会劳资矛盾的缓和, PFA开始注重挖掘工会内部服务潜能,以期通过经纪代理、教育培训、赞助慈善、财务援助等服务项目全面有力地保障球员的职业劳动权益。事实上,这些紧贴球员职业需求的工会服务更能帮助球员快速适应和充分享受竞争激烈的职业足球生涯,获得更多的职业安全感。

  3、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援助服务机制的主要内容

  (1)球员职业基金援助

  PFA内部设有慈善援助基金、意外保险基金、教育培训基金、商业开发基金四项援助服务基金,目的在于通过集体融资的方式向遇到职业发展困难的入会球员提供资金支持。慈善援助基金将为经济困难的入会球员及其家属提供资金援助,并向劳动合同期内意外身亡球员的遗属发放百万英镑抚恤金。意外保险基金将为入会球员提供意外伤害保险服务、医疗保险补贴、医药费补助以及康复中心免费疗养服务。教育培训基金拨款赞助入会球员进行各类职业教育培训活动,提高其退役再就业能力。商业开发基金将向入会球员提供商业咨询、媒体公关、经纪代理等商业开发服务。

  (2)优秀实习球员培训

  为帮助年轻的实习球员平稳顺利地进入职业球员行列,PFA主动与英甲职业联盟合作开发了优秀实习球员培训计划(Apprenticeship in Sporting Excellence)。该计划将令英格兰和威尔士境内16-18岁之间的优秀实习球员有机会通过集中学习的方式,在为期2年的培训时间内全面深入地学习足球职业技能与专业理论知识。这将有助于实习球员尽快得到职业俱乐部的青睐,从而成为签约球员。

  (3)球员经纪代理服务

  为了帮助球员最大限度地发掘职业发展机遇,PFA专门设立了球员管理代理处(Player Management Agency),主要向球员提供劳动合同、转会事务、球员租借协议等相关代理服务。相比其他咨询代理机构,球员管理代理处具有独特优势。这是因为,其工作人员多是退役职业球员,具有相同的职业生涯体验和丰富的联赛工作经验,能够切身体会球员的职业需求,及时发现和妥善处理各类劳动合同问题。此外,球员管理代理处拥有多达9名的国际足联执业资格经纪人,他们有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球员合同续约、转会合同等国际业务。

  (4)职业疾病康复诊疗

  职业球员工作压力巨大,赛场内是残酷的竞赛成绩竞争,赛场外是严苛的社会舆论监督,他们必须时刻提高警惕,处处严于律己。加之难以预料的赛场竞技伤害,更是加大了球员的职业风险,引得他们身心俱疲,性情乖张。为此,PFA专门建立了旨在帮助球员摆脱职业疾病困扰的心理咨询室和伤病诊疗所。通过向球员提供全面细致的心理咨询辅导与伤病诊断服务,帮助他们尽快调整身心状态,全力投入职业比赛。值得一提的是, PFA高薪聘请的高水平运动损伤与康复专家,将为患病球员免费诊治,以解球员后顾之忧。

  (5)退役球员就业指导

  足球运动员职业生涯十分短暂,除意外伤害导致的提前退役,正常退役球员年龄大多在35岁左右。面对未来的漫漫人生,职业球员必须重新择业,尽快融入社会。为此,PFA设立再就业指导与培训部(The PFA Coaching Department)。该机构凭借工作人员出身退役球员的经历优势,通过现身说法的教学模式以及量身定制的课程设置,指导培训现役球员顺利通过教练员、经理人员、裁判员等职业资格考试,为日后退役再就业奠定坚实的职业技能基础。

  4、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援助服务机制的基本特征。

  (1)工会自身实力雄厚

  坚实雄厚的工会实力是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援助服务机制的主要特征。正是凭借独立自主的法律地位、稳定丰厚的经济收入以及广泛覆盖的会员网络,PFA才能建构起规模庞大、健全完善的球员援助服务机制。首先,独立自主的法律地位是球员工会维权的法律基础。依据英国劳资关系法和工会法相关规定,球员自愿成立的工会组织,只有得到英足总、职业联盟以及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行业承认,才能依法获得代表球员参与行业集体谈判的合法资格。刚刚成立的PFA面对管理者、资方代表等利益主体的集体打压,最终通过罢赛、罢训等激烈抗议方式争取到了独立自主的法律地位,方才有权代表球员集体维权。其次,稳定雄厚的财政收入是球员工会援助服务的经济基础。PFA每年向球员及其亲属提供的大量慈善援助和各类福利待遇花费巨大,正是依靠电视转播费分成、球员集体融资基金、会员会费、企业厂商赞助费、投资理财收益等多种收入来源,才能有效维持球员工会援助服务机制正常运行。最后,广泛覆盖的会员网络是球员工会维权的组基础。PFA作为英国职业足球行业唯一的工会代表,具有无可取代的行业垄断地位。目前,英格兰、威尔士境内所有职业球员均已加入PFA,其工会覆盖率在英超、英甲等职业联盟高达100%。此外,PFA在每支俱乐部内任命一名职业球员作为工会联系人,以确保球员与工会之间信息交流顺畅,及时预防和解决相关劳动维权问题。总而言之,球员工会在法律地位、经济实力、组织网络等方面的实力特征,令人印象深刻。

  (2)援助服务内容丰富

  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援助服务内容丰富可观,大致可分为对外维权与对内援助两个方面。对外维权本质上反映了球员工会与资方联盟之间的利益博弈,具体体现在集体维权与个体维权2个层面。集体维权主要是指,球员工会代表职业球员集体利益与英足总、职业联盟以及俱乐部进行集体谈判,并通过集体协议、罢赛罢训等方式争取工会权益。个体维权是指,球员工会坚决支持职业球员依法进行劳动维权。对内援助则是指工会自身向球员提供各项福利待遇,主要包括球员养老金计划、球员职业基金援助、优秀实习球员培训、球员经纪代理服务、职业疾病康复诊疗、退役球员就业指导。不难想象,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这种内外结合的援助服务内容几乎覆盖贯穿了球员职业生涯的全部过程,最大限度地保障了职业球员的劳动权益。

  (3)职业特点针对性强

  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工会援助服务机制虽然规模庞大、内容丰富,但并非大而不当,所有援助服务项目的创意初衷、内容设置以及细节安排都是高度契合足球运动员的职业劳动特点,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例如,球员工会垄断集体谈判的代表地位便是集中力量保障个体球员弱势劳动地位的重要举措。球员的职业特点决定了除少数球技精湛的明星球员之外,大部分普通球员作为个体劳动者很难与实力雄厚的俱乐部进行对等谈判;俱乐部可以轻易找到其他替代球员而无需提高人力资源成本,甚至可以利用注册转会制度限制球员参加职业劳动,使之蒙受经济损失。为了最大限度地团结个体实力薄弱的职业球员,英国所有职业足球运动员授权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FA)作为球员唯一的集体利益代表参加行业谈判。借助独一无二的行业垄断地位,PFA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英足总、资方联盟提高球员劳动地位及劳动待遇,否则将引起全行业的球员罢工危机。此外,球员职业生涯短暂,因赛致伤致残情况司空见惯,甚至可能因伤中断职业体育生涯。满身伤病的退役球员不仅择业艰难,而且医药费用终身不断,未来生活面临困难,唯有帮助球员建立一份保障有力的退役养老金,才能解决现役球员的后顾之忧。为此, PFA设计了一项专为职业球员提供退役福利的特定养老金计划。该计划将保证职业球员在正常退休时,依据个人出资比例获得相应的养老金收益。值得一提的是,俱乐部也在PFA养老金计划中为签约球员投入一定数额的养老储备金。

  三、美国职业联盟管理体制分析

  在美国,国家篮球联盟(NBA)、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橄榄球国家联盟(NFL)、国家冰球联盟(NHL),被合称为四大职业体育联盟,简称“四大联盟”。四大联盟是美国职业体育的典范,也是全世界各类体育联盟中的翘楚,在经济、文化、社会影响和海外传播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就。在四大联盟的发展过程中,一直贯穿着激烈的劳资斗争。斗争的核心是劳资双方对剩余价值的争夺。四大联盟的历史表明,竞争联盟的存在、球员工会和劳资协议对自由球员制度、球员工资提高和福利增加起到了重要作用。虽然由于职业体育的天然垄断性,竞争联盟都会逐渐消失、合并,形成本项目唯一联盟,但是竞争联盟的存在对球员与俱乐部议价有很大的帮助。作为弱势的球员,为了与资方抗衡,组织球员工会几乎是最有效的方式。《国家劳动关系法》要求雇主与雇员代表谈判,并做出合理的努力达成协议。球员工会是某一特定范围内的职业球员依法自发组建的代表职业球员利益,并为其利益服务的球员自治性社团组织。球员工会成立使球员的议价能力逐渐增强。在《国家劳动关系法》的推动下,球员工会开始成为球员利益的代表,谈判权、罢工权保障了球员与资方进行平等对话,与资方就剩余价值的分配进行斗争。作为稀缺人力资本提供者的球员,终于同物质资本的提供者业主一样,可以共同管理联盟,在剩余价值分配、球员择业自由、工资和福利保障方面与资方进行平等磋商。

  四、美国足球职业球员自我保障途径

  职业运动员早就尝试成立属于自己的组织。1935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全国劳工关系法案》,使工会地位的确立,运动员才开始有效地同俱乐部的所有者商议合同问题。真正代表运动员利益的工会成为职业体育劳资关系中重要的一部分。自从球员工会获得劳资谈判权起,已有 40 年的演进历史。NBA一条很重要的理念是:球员、比赛、球队永远是NBA的核心。俱乐部、球员是生产NBA产品的最重要参与者,他们的利益保障程度关系到产品质量的优劣。同时,联盟、俱乐部、运动员等又是利益相关者,在保障整个联盟的利益前提下,不能因为保障一方利益而损害另一方利益。NBA运动员除了享有通过购买社会商业保险而得到社会保障外,还会得到NBA系统内的保障,NBA在造就为数众多的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的同时,也很注意对一般球员利益的保障。在此过程中,NBA 球员利用所拥有的谈判权就收益、权利等问题与资方展开了数次的斗争与协调,NBA球员工会的发展也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起始阶段(1954 年-1957 年)。在球员工会成立前,NBA 球员均是分散的利益个体,当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后,只能以个人的名誉与球队老板进行协商,而球队老板依据资金优势对球员实施着全方位的控制。可想而知,单个球员与球队老板的对抗犹如“以卵击石”,球员的个体利益得不到保障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为了保障自身利益,NBA 球员意识到团结起来共同进退的必要性,于是波士顿•凯尔特人的库西开始把 NBA 的球员组织起来于 1954 年成立了 NBA 球员工会,并成为 NBA 球员工会的第一任主席。球员工会的成立对球队老板形成了巨大威胁,他们千方百计地阻挠工会的集体活动,以及拒绝承认球员工会的合法地位。那时,NBA 联盟没有养老金计划、生活津贴、最少工资及健康福利,球员的平均工资为$8,000。

  第二阶段:劳资谈判权确立阶段(1958 年-1964 年)。在美国工人运动蓬勃发展的社会背景下,NBA 球员工会作为全体球员利益的代表,与球队老板展开了不懈地斗争。资方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于 1958 年授予工会以劳资讨论权,但仍然没有劳资谈判权,且 NBA 球员仍然没有养老金计划、最少工资及健康福利,球员的平均工资为$12,000。1964 年的全明星赛首次通过电视向全美直播,NBA 球员为了获得应有的利益,他们联合起来拒绝参加全明星赛,最后资方只好承认球员工会的合法地位,并且成为劳资协议谈判的唯一代表。NBA 球员因此而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劳资谈判权的获得具有历史性的意义,它意味着劳方与资方平等地位的确立。

  第三阶段:发展、成熟阶段(1965 年至今)。自从球员工会获得劳资谈判权之日起,便与资方就联赛的收益分配、权力分割等问题展开了全方位的斗争。在这个阶段中,球员工会劳资谈判权发展、成熟的标志便是由于劳资双方谈判未果而爆发的三次劳资大战。第一次劳资大战发生于 1995 年 7 月 1 日,原因是劳资双方没有现行的劳资协议作保障。故此,联盟实施了闭馆,导致 95-96 赛季的前两周停赛;第二次劳资大战发生于 1996 年 7 月 11 日,原因是劳资双方就每年 5000 万美元的电视转播费的分配比例产生争议,联盟再次使用闭馆,但是这次封馆几个小时后便以工会的同意签约而宣告结束;第三次劳资大战发生于 1998 年7 月 1 日,它是三次劳资大战中斗争最为激烈,且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主要原因是球员工资总额超过了 1995 年劳资协议中所规定的“与篮球有关收入”的 51.8%,达到了 57%,这使得 29 支球队中有 14 支球队亏损。运动员工会的首要目标同资方进行集体谈判,并最终签订集体协议。为进一步完成这个目标运动员工会具备五个功能:(1)组织成员支持工会目标;(2)协商适用于所有运动员的合同条款;(3)使用压力策略,包括罢工;(4)通过申诉抱怨过程强化集体谈判协议条款;(5)召开会议,对集体协议投票并同成员交流。运动员工会代表运动员同俱乐部进行集体谈判主要涉及工资,合同时间以及福利等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运动员工会还就运动员最低薪酬,养老金的支付,新队员工资结构,红利等内容同俱乐部交涉。[7]运动员工会在集体谈判的过程中与资方保持着争辩的关系,最大限度地维护运动员的利益。

  对我国的启发

  在美国职业体育劳资关系模式中,有三个主要参与者:政府、资方(联盟与俱乐部)和劳方(运动员与工会)。政府的角色是宏观管理者,通过立法、司法、行政机构发挥作用;资方由联盟和俱乐部业主构成,它代表俱乐部业主的利益,对联盟的事务实施管理,并制定俱乐部运作的有关政策,执行集体谈判的有关协议;劳方指职业运动员和他们的工会组织,工会的基本任务是维护运动员的利益,代表运动员整体在集体谈判中发挥作用。而我国的职业体育中的参与者只有项目管理中心(协会)、俱乐部和运动员及其经纪人。首先,我们缺少由各俱乐部代表组成的职业联盟这一中间层组织,其次,我们也缺少代表运动员利益的运动员组织,即运动员工会。从劳资关系角度看,项目管理中心(协会)和俱乐部属于资方,而运动员属于劳方。很明显,资方处于主导地位,而劳方是弱势群体。同时,作为资方的俱乐部也受项目管理中心的行政指令约束。这种关系,更像是行政隶属式的上下级管理,它缺少相互制衡,在利益对抗中,容易出现不公平、不和谐的种种现象。

  五、职业球员自我保障的必要性分析

  近几年来,我国职业俱乐部欠薪严重,职业运动员劳动纠纷频繁出现,许多运动员面临生活困难,甚至被迫走向参与赌球、假球的犯罪道路。有鉴于此,我国应当尽快建立职业运动员工会制度,依法保障职业运动员合法权益,以期实现我国职业体育的和谐发展。我国应当尽快建立职业运动员工会制度,依法保障职业运动员合法权益,以期实现我国职业体育的和谐发展。

  六、职业运动员保障体系的构建与意义

  职业化体育发展的大环境下,我国足球、篮球职业化程度在国内是最高的,职业联赛运动员基本上还是沿用了我国专业竞技体育体制下运动员的保障体系,即行政保障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商业保障体系。这种保障体系存在保障的广度和深度不够,自我保障体系缺乏的弊端。自我保障体系是指各行业利用自身的特点与优势,对本行业内部人员实行的一种保障体系。符合我国职业体育内在规律与特点的自我保障体制的不健全,这种制度的建设落后现实的需要,从而导致球员的利益没有得到足够的保障,也是是制约我国足球、篮球职业化进程的症结所在。在很多方面,英超和NBA是中超和CBA的发展方向和目标,借鉴英超和NBA在管理体制和球员工会发展成功的经验是促进中超发展的捷径。在球员的来源、职业篮球的水平、国家经济发展情况、法制环境、篮球文化等等方面我国同英美两国存在不同,这就决定了中超不能全盘照搬国外先进职业联赛的制度,只有理解制度的真正涵义,以及它的实施条件,才能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制定出切实有效的措施。

责任编辑:孙欣迪

© 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版权所有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7号 本网站由北京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